碎片

  “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他在黑板上用白色粉笔写下答案,一边说着这句列宁的名言。“正是如此”,我内心也这样想着。彼时彼刻,“真理”掌握在我们两个的手中。

争执

  之前看到一个有意思的言论,如果你说自己是985院校的学生,那么大概率不是C9学校的学生;而如果你说自己是C9的学生,那么大概率是哈尔滨某大学或是西安某大学的学生,因为剩下便是“华五”与“top2”。
  当然这只是一个段子,大部分同学应该并不会在意这些名号,专业、分数、教育环境各种不一样的条件,让这件事注定没有可比性,况且个人归个人,个人不能代表大学的水平,同样大学也不代表每个人的能力。
  毕竟被怎样称呼都不会有什么改变,而这种门外汉形式的简单粗暴的比较,甚至可能在一开始并非本校的学生的本意,而是被动地被社会的大环境所裹挟,因为这是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最后渐渐地走向主流。
  周总理曾说过一句话,也是最近光为各大网友所引用的一句话,“人民喜闻乐见,你不喜欢,你算老几?”。当媒体的文章针砭时事,比方说批判“娱乐至死”的互联网时代,或是提出某一流行文化不合时宜,便会有人冷不丁地掷出这句话,仿佛得了圣旨一般。仿佛可以听到他们的潜台词:“周总理都这么说,和他比起来,你算老几?”我想无论是谁被这样挑衅都难免火大,而与作者有着同感的我看到这句话是也自动代入了作者的位置,替作者感到了愤恨(虽然本人可能并不觉得)。
  如果说周总理有资格说这样的话,而我只是作为群众中的一员,对于自己不爱看的事情,充耳不闻便罢。但这句话的前因后果是,文化部的一位副部长想要取消川剧,而一向重视艺术的周总理狠狠地说出了这番听起来也不太文雅的话。那假若是总理讨厌的事情大当其道,他还能否保持淡定呢,至少他应该说不出人民喜闻乐见的就是我们要保护的这样的话吧。
  人民群众不代表着正确,至少不是永远正确,更不是战无不胜的。一般情况下,人民群众是无组织、无纪律的乌合之众,自然不乏无理想、无道德、无文化之人。想到这里,我抛出了一个疑问,究竟什么才是正确,大多数人认为可以让错误变成正确的吗?

矛盾

  互联网时代是半个言论自由的时代,每个人都有权发表自己的看法,并轻易地被其他人看到,剩下的半个是明面上的、台面下的禁区。但无论在哪个时代,人的思想都是自由的,不可告人的、肮脏龌龊的,只要是在脑内,任君构想。
  而在前者(半自由的互联网世界),有人用上文中那样的一句“圣旨”来让你闭嘴(实际上我们知道他并做不到,但主观上依然会有些情绪),客观地思考,那也是他在执行自己“言论半自由”的权利,这时我们可以采取的措施有,骂回去,演变成唇枪舌战,大多会以人身攻击的污言秽语不了了之;或是充耳不闻,虽然他的言论已经对我的生活造成了影响,但是让这个影响最小就好。
  到这里我算是明白了,前面的疑问的答案。是的,大多数便是“正确”。
  想起一件在平时的生活当中很常见的事情,当我们站在某个立场时,便会为了维护那个立场的利益而说话,毕竟对立立场对我来说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就好像有一辆载满了乘客的末班车向你驶来,在你看着它向你驶来时,你希望自己能够上车;而当你真正地上了车,让它载着你驶往下一站,看着下一站等车的人期盼的眼神:一如你曾经的样子。虽然你也想他们上车,但车上实在是太挤了,每上来一个人就要挤掉一点你的空间,“别再上来了”,你的内心是否也会有这样的想法。或许这样的想法会被称为是自私的,而因为自己不喜欢,就批判某部作品,同样也是自私的。但这不正是遵循自己的本性,难道顺从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便是自私的吗,而所谓的无私,便是牺牲自己的利益,去为大多数人谋幸福...这真的合理吗?

回忆

  讲台上是看起来带着笑意(或是自信?)的他,而讲台下除了我之外还有陈和盛,结果自然是那道题目她们做错了。想起当年,盛在最后爆冷没考上我上的高中,从那之后也便没了音讯。毕竟我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仅限那个一起准备比赛的学期。三年之后,我也经历了和盛类似的命运,只是巧合,但更像是造化弄人。偶尔也会觉得,我们是同一条石头缝里生长出来的小植物,怀揣着终有一日能够长大的美好愿望,但现实的崩坏在谁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从那一天便已经开始了。至于正确是怎样的,又还有谁关心呢。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