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离开家那天算起,已经过了十天,拜郑老师的课所赐,最近这几天的生活尤其充实。发散之思维对于学习尤其重要,上课的时候一定要多想,课后一定要多问。我高中时正是从这种学习方式中受益匪浅,而在两年后的今天我更加确信了这种学习方式的正确性。所谓亡羊补牢,未为迟也。至于这两年的时间作为验证它的成本是否合算这一问题,我想答案应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于太过轻易取得的事物,人们往往不会给予太多的关怀,而求之不得的事物则会得到更多的关注,这一理论是我在生活实践中得到的。它在我的生活中一个常见的体现便是,相对于ppt的教学,我更习惯于传统的板书教学,后者我会在多“浪费”的时间里加深对文字的理解,而前者得到的太过简单,以至于我对于同样的大段文字往往不屑一顾。那么板书多消耗的时间到底算不算浪费呢?我想这个问题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就我个人的观点而言,两年的时间用来验证某个真理略显奢侈,但也无可厚非,极端一些,也许这一切都是本来就该发生的呢?

        今天下午在听课的时候,突然被困意所席卷,趴着趴着竟睡着了,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现在还在青春期吗?而最近又看了FLCL这部有关青春与成长的番剧,衡量青春的标准是什么?在动画里从人的身体里可以传送出具象化的物品,从吉他,贝斯,到机器人,我将那看作是青春、或是青春的悸动的象征,而强大到能够盗取星球的海盗王,也正是代表那种青春的力量。而伴随着成长,当直太对晴子表白时,那种力量也离他而去,纵使这当中的过程是惊天动地的,最后的结果依然是复归日常,仿若一场梦。海苔眉毛的大叔的脑袋里只有弹弓般大小而定吉他,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悸动的大小也随之减小。最后直太是否也不可避免地会成为那样的大人,这是损失吗?但这不是每个人都所必须经历的吗?前阵子在知乎看到一个问题,大意便是如果将CLANNAD放在日常生活中亦不过是一个极为普通的悲情故事。或许在看番的时候,我们也曾羡慕过主人公那种非日常的生活,进而哀叹余生之平凡,实际情况却是,我们经历的生活,往往比番剧当中的还要激烈与精彩。忘了在哪里看见过这样一句话“有很多这样的时刻。你惊心动魄,而世界一无所知。你翻山越岭,而天地寂静无声。”尽管世界不会回应你,但这并不妨碍你为自己欢呼、喝彩。

        《地球防卫少年》中有一个颇为有趣的论点,当我们看电影时,判定好结局的因素是主角是否活着,或者主角是否圆满,而故事中的其他人(龙套)死了也无所谓,但现实中却并非如此,每个人都是主角,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因此除了所有人都获得幸福外,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好结局。因为你的好结局却可能是其他人的坏结局。因此,活下来的人将要背负杀死其他人的罪恶而活下去。或许这样看起来是很无意义的行为,但这也可以作为人之所以为人的优越性,因为有着对其他生命的尊重,但如果是在生死存亡的状况下,就连尊严也可以抛弃,这种尊重也并不是必需的。

        为什么会取这样的标题呢?我想大概是随便取的...因为思维就像电子崩(最近新学的概念)一样,所以越说越广,毕竟,博客就是这样的东西嘛。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