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赌🐕日记

2020/5/1 星期五 晴

        一个稍显燥热的夜晚,我百无聊赖般地打开steam,看着新购买的游戏,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对了,我娴熟地点开市场,目光快速地从上到下浏览,收购和售出列表仿若是雕刻在上面的,纹丝不动。这个世界上昂贵的背景千篇一律,符合自己口味又昂贵的背景才是万里挑一,看着428的稀有背景,我若有所思。我想为这个无聊的夜晚增添几分乐趣,随着簧片发出几声清脆的声响,我的目光滞留在了印有“合成徽章”几个字的页面。我的心情从紧张、困惑、迷茫,再到满怀希望、愤懑、不安,再来!直到最后,全部情绪归于了一片死寂的平静。我知道,今天又白给了。
        我合上满屏嘲讽的那个页面,沾满罪恶的双手无所适从,赌狗的结局,就是如此,一无所有且枯燥。赌🐕赌到最后必不得🏠。

        虚拟抽奖战利品箱电子游戏的一种营商手段,属于“微交易/内购/道具收费”的一种形式:玩家在游戏界面内支付现金获取随机的虚拟游戏物品或服务。虚拟抽奖发祥于免费游戏,但很快因为其丰厚利润而渗透到全额游戏市场。按不同地区的法律定义,虚拟抽奖或会被视为赌博而受当地博彩条例监管。作为既得利益者,游戏业界代表不认同虚拟抽奖符合法律上对赌博的定义及不相信虚拟抽奖会导致玩家赌博成瘾

        从CS:GO开箱,到实体扭蛋机等,抽卡的成本金额不等,形式也多种多样,暂且不提它与赌博这个近亲的相似度如何,毫无疑问这种玩法具有成瘾性。当玩家按下第一发之后,便会有不服输的心理存在,我在合卡的时候也有一种不信邪的感情,因为我相信概率是均等的,这个次数“可以出”,但是并不代表“一定出”。这便是最基础的赌徒心理了。这个时候甘地的沉没成本理论便成了救命星,而对于后者我也早就深谙其的明智。大多数游戏我只抽一发,无论出货与否,就此结束。那么为什么依然会造成如今的局面呢?诚如日记中所言,这只是我“为这个无聊的夜晚增添几分乐趣”的手段罢了,因此在一开始便做好了这几十元全都白给的准备。但是就结果而言,这几十元的沉没成本并没有给我带来乐趣,这就是遗憾之处了。所谓小赌怡情,大赌一无所有。

        “作为既得利益者,游戏业界代表不认同虚拟抽奖符合法律上对赌博的定义及不相信虚拟抽奖会导致玩家赌博成瘾。”

        这句话真是越看越耐人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