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收到了这样的一则短信

短信截图


  之后收到了腾讯云这样的一条信息

消息截图

  回想起昨天收到的上百则垃圾评论的模样,里面确实有类似注入之类的痕迹。我能做到的也只有排查一下crontab和netstat,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不过cpu的占用确实跑到了100%,重启之后貌似就好了...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就算是我也难免心有余悸,于是补上了几个能够筛掉脚本评论的措施(或许有效吧)之后把dns的解析换成了cloudflare,网上说这也是避免受到DOS和CC攻击的办法。像这样寻寻觅觅、折腾来折腾去的感觉也是久违了,最近对这样的事情好像也渐渐失去了兴趣,唯一宗旨是“能用就行”。
  毕竟大多数时间浏览博客的只有我自己。
  关于上面的那个问题,也想过关闭文章页面的评论功能不就可以一劳永逸。但总觉得在哪里不是滋味,驱使着我不去那样做(不过目前博客的注册是关闭了,因为这个功能存在的意义可以说无限趋近于0)。毕竟在我设立博客之初,也曾幻想将这里变成一个填满回忆的地方。其中自然也包含与朋友之间的互动,事实上也确实存在过那样的时期,或许正是往昔之梦的残像阻止了我那样去做。而产生这样愿望的原因也显而易见,群居动物总是有着各种各样的社交需求。其实仔细想想,生活中许多未曾注意到的细枝末节的地方,也许是受到了这种欲望的驱使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比如参加一些社团之类的、或是去了解一些本来很陌生的亚文化圈子之类的。正因为有过这样的欲望,回忆才会变得丰富起来。也许许多历史中的冒险家,也是受到了要在故乡扬名立万的欲望驱使,做出了令举世震惊的伟业。但也有沦陷在小圈子的安逸之中,精神日渐萎靡的例子。无论做出哪样的选择,人总是不得不去品尝痛苦。
  在许多曾经的朋友都已经停止维护博客的如今,往日高涨的热情也已冷却下来。我渐渐希望将バワル図書館作为记录我的生活的载体,而这个过程是极其私人的,我在此处能够袒露自己的一些负面感情,也可以展现出一些不好的性格,与此同时也记录下最纯粹的喜悦与欢愉。这两件事(社交与记录)都是我建立博客之初的愿望,但他们之间其实是冲突的。比如前阵子我在博客写文章的时候,总是顾虑会不会被现实中的朋友看见导致“社死”,或者被指认出是个阴湿臭宅男(呃,虽然有时我知道被看到会很尴尬也还是会写就是了)要说类似的话,我大概希望这里可以作为电子日记吧,就像我高中记录了三年的日记本那样。如果这样去思考,我最应该担心的不是文章的内容和质量,而是留下巨大的空白的时间。所以以后的行动大概也会向这方面看齐。
  虽然我基本上能够保障博客可以访问,不过小问题一直很多。比如一些图标的CDN失效了,还有因为主题更新导致我自己做的一些装饰失效之类的,其实这些都已经注意到很久了,但直到今天才勉强去解决了一下。我想バワル図書館对于的我价值,大概正在从“社交”转移到“记录”这一方面上来。大概还要更厚脸皮一些,继续写一些很无聊的事情。
  就像我微博的签名一样,“网上冲浪,不怕丢人。”(不过微博已经停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