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高压电课上,继上次之后,再一次被老师表扬了我的笔记做得很好,回到寝室,思量着这次的5、6000字的论文要写1w字出头多少,或者,2w?客观题的作业加上每道题的解题思路和补充或许也不错,虽然工作量会增长上两到三倍。想想便觉得充实了起来,空虚的大学生活仿佛又找到了新的目标,今天也是做工贼的一天,为了那零点零几的平时分绩点,现在的辛苦也值得了。

——《奋斗逼日记》

    上大学的时间越久,越觉得过去难以启齿;毕竟那种过去已经被时间蚕食掉大半了,到了自己听着都觉得八成是在吹牛的地步。与刚开始想要与人分享来减轻压力的感觉不同,经历了两年无缘专业第一,愈发变得不自信。这时候再说高中的时候有多么被寄予厚望,成绩有多出众,与现在的凄惨对比,愈发的让人害臊。如果你有缘看见了这篇文章,我便只说与你我听吧。

    高考出分的那段时间,家长一般比孩子更着急地翘首以盼,十几年的付出,对他们来说也是如此。好在当时我的父母并没有施加给我太大的压力,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具体的细节,但似乎是我爸先看到了成绩,第一感觉是“假的吧”,难以相信那个数字是自己的分数,连最差的时候都不如啊。多希望只是父亲的一个恶作剧,然而在我自己确认之后,我很快也便接受了这是现实。我之只能希冀只是这次大家的分数都很低,然而家长群里马上便传出了成绩平平的某某650+的喜讯,仿佛能听见她的家长激动、喜悦的声音。最后的事实是,那次大家的分数反而比往年要高。

    那个时候只是难受,哭不出,也找不到哭的理由。自己太菜,不够扎实,自己菜还能怪谁呢。只记得那个晚上我一直在循环一首歌,《銀の龍の背に乗って》,考试前的几个星期被推到了这首歌,当时觉得很受歌词鼓舞,考完之后再听,同样的歌词,更多的却是觉得悲怆。“如同尚不能飞的幼雏,我哀叹自己的力薄无能;悲伤啊,快快变为翅膀;伤痕啊,快快成为罗盘”。木已成舟,父母并没有责难,但我依然恐惧,害怕与人讨论,害怕同学看我的眼神,想要就这样夹着尾巴逃跑。因此,最后我填报了两千五百公里以外的北地的大学,和朋友说的理由是“想看雪”,但其实我只是想逃跑,在一个时也不认识我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而又有什么比漫天飞雪的北境更应景的呢。就这样,在教室里挥洒汗水,吹着空调的夏天过去,冬天来临了。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我曾这样向家父夸下海口,“以我的能力找一份高薪的工作应该也不困难”。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这个谎言自古至今诓骗了多少人,包括曾经的我在内。殊不知一招不慎,满盘皆输。有的失败并不要紧,能让人保持清楚的头脑,不至于被胜利冲昏头脑、或者为将来的成功提供经验;而有的失败则像是泥潭一般,只会将你越拉越深,回过头来时已经追悔莫及。考研的难度与日俱增,在高考失利的前提下,要考上理想的大学只比高考那时更难。虽然能依靠保研的政策,但曾经考得上的大学,现在却报不上。这次又要怪谁呢,除了我自己,又还能怪谁呢。回想当初信任地告诉我自己的档次的是C9,不要考虑其他学校时的班主任,和别人谈论时保守地说目标浙大的父亲,怀着一腔做出一番伟大科研事业热血的曾经的自己,只觉得自己辜负了他们的期待。自己是普通人的事情一开始就知道了,然而梦想却是最后才破灭的,白费的只是十余载的努力。

    至于为什么大学里依旧没有第一。或许在“考试”这件事上,对于题目来自例题(我的记忆力并不出众)与往年试卷的考试,我确实比不上其他人吧。对于潦草的(面向同行/天才的)教学,我的接受能力也确实跟不上,还需要观看蛤校之流的网课才能参透其中的一些道理。在最后的学年里才领悟到,做个充实的奋斗逼才是唯一的救赎,也幸亏了高中时同学的耳濡目染,论内卷的程度我见过的要比现在卷多了。早安,奋斗逼!